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培训 > 正文

网红投资榜:第2个Papi酱没出现,经纬、真格基金、北极光创投等资本已蜂拥“网红产业链”
  • 发布时间:2020-01-08
  • www.mumuumarket.com
  • 在Papi酱出现之前,所谓的“网红”从未受到如此高的关注。然而,在她和她的合伙人从真实基金和其他机构获得1200万英镑投资后的三个月,每个人都预期会获得第二笔投资的“惊人”净赤字并没有出现很长时间。

    那么,红色净值实际上是如何投资的呢?在整个网络红色产业中,哪个环节还有机会?

    近日,娱乐资本走访了经纬中国、北极光风险投资、实物基金、集体资本、华创资本、先锋常青、湖滨山南资本、投郎资本等有互联网红色投资经验的机构,并编制了“互联网红色投资清单”。

    在此列表中,我们将“互联网红色产业链”中的公司分为几类,如内容知识产权类、经纪孵化类、流量实现类等。

    我们发现越多的人依赖天生的成分,他们从首都得到的关注就越少。它们数量众多且可复制,甚至一些投资者抱怨道:“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每年都可以做红色网络吗?”

    资本更喜欢的是长期、系统、大规模和爆炸性的平台公司。

    例如,不求人星座(内容知识产权)收到了来自教育天使基金的960万天使投资;如涵(现金流)从君联资本获得数千万轮融资;去年从中南文化基金获得1200万轮融资后,艾瑞奇的中国樱桃(一家经纪孵化器)今年从360家众筹公司获得了2700多万英镑.

    在这次红色互联网的投资浪潮中,资本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寻找这个产业链中最优秀的公司。

    [在线红色内容公司]更加重视持续生产能力和知识产权转换

    最早一批在线红色内容实际上是从小说、漫画、音乐等领域的PGC内容制作者演变而来,其中大部分以短片而闻名。例如,在疫情漫画中受到表扬的王尼玛,以意想不到的名气而闻名的易小星,以及拥有数百万粉丝的关心八卦协会主席马瑞。

    事实上,这些内容公司的投资早于互联网红概念的诞生。“网红”一词诞生后,这些公司将原来的粉丝经济概念嫁接到了“网红”的概念中,因制作这些内容而广受欢迎的人也自称是网红。

    当投资者看到如此成熟的在线红色内容公司时,他们大多遵循PGC内容公司的投资逻辑,如内容稀缺、流动性等。很少考虑网上红色的个人因素。

    还有一类在线红色内容公司,它们在其他平台上很受欢迎,致力于内容创作。例如,被新浪微博迷住的鸡汤刘淇叔叔就建立了郭玲文化。去年年底完成1600万轮天使投资后,首轮融资目前正在进行,估计价值数亿元人民币。除了制作《陆琪来了》脱口秀,新的在线综艺节目《小鲜肉拿走不谢》也被录制。

    拥有相似知识产权的互联网红色公司也有“梦想彪”陈安妮,因漫画《安妮和王小明》和《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而走红。她拥有1041.6万微博粉丝,注册并成立了一个由大约10人组成的团队来观察世界,很快从红杉资本获得了100万美元的融资。

    陈安妮

    投资者在关注这类在线红色内容公司时主要关注三点:

    第一点是关注团队。一个高质量的在线红色内容公司团队至少由两部分组成,其中一部分是内容创作和制作团队;另一部分是帮助内容制作团队在产品上运行业务。这实际上是对互联网红色内容的规划和推广能力的调查。

    第二点主要取决于这些公司持续生产标准化内容和知识产权转化率的能力。例如,一些内容平台需要每天更新。然而,起初很难为这些内容设定标准,而且在投资者敢于投资之前,大部分内容都需要经过用户验证。除了这些标准化之外,投资者还想知道有多少爆炸性的知识产权可以从这些内容转换成电影或游戏。

    第三点主要是看看这些在线红色内容公司的可兑现性。兑现的最低水平是广告收入,最高水平是

    [经纪孵化]培训资源、市场敏感度和兑现渠道数量是关键。

    在讨论这类公司的投资逻辑之前,首先应该区分一个概念。这里所指的在线红色经纪孵化公司主要是指培训、包装和向渠道公司出口在线红色的公司,而不是为电子商务或游戏平台匹配和销售产品的公司。

    从明显的投入产出比来看,互联网红色经纪孵化器似乎烧了很多钱。这是因为在前期挑选了普通人之后,WebRed的包装、推广和营销最终被推到了其他平台,包括体格、人才等各个方面的培训。必要时,还会送到特殊艺术学校,一些节目内容是为WebRed量身定做的,以增加WebRed在各种媒体和平台上的曝光度。公司在这方面花了很多钱。

    但事实上,互联网红色经纪孵化公司非常擅长控制成本。由于高度集中在网络上,一般公司的投入产出比为1: 9左右。娱乐《资本论》了解到,“网络红人的训练周期目前只有3个月。如果在这段时间内没有开发出来,就会被公司隐藏起来,而另一个通过考试的红网将获得更多的推广资源和签约平台。”

    那么,这些经纪孵化器的真正投资价值是多少?

    主要原因是这些公司解决了整个在线红色产业链中的一个大难题,即在在线红色的使用寿命相对较短时,如何快速复制在线红色。“俗话说,一千天没有火,一百天没有红花,网络红色的生命周期更短。因此,抱着一位年轻女士比抱着一家夜总会要好。说什么都不粗鲁。”沃尔夫资本的创始人安辰说。

    在另一位投资者看来,一些互联网名人现在也可以独立地为孵化器提供资金并与之签订合同,但未来他们必须是强大的大公司,就像传统的日间娱乐和明星一样。NetRed独自竞争的机会越来越少。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依靠专业和高素质的团队建设、包装和营销是大势所趋。这将不可避免地涉及大量资本,因此小公司将无法发挥作用。这不同于通过烧钱来获得市场份额的传统方式。互联网红的创造甚至可能比传统艺术家的创造更依赖于公司的资本投资,因为在线互联网红孵化公司不会是唯一的一家。直截了当地说,要靠互联网红一个接一个地赚钱,早期投资是不可避免的。”上述投资者表示。

    在这个行业的在线红色孵化公司中,有一家公司是众樱桃。这家公司已经有7年没有盈利了。去年年底,它从中南文化产业基金获得了1200万轮融资。

    Sesome Online Red under Zhongcherry

    为了让其在线红色在媒体和平台上更加显眼,zhong cherry还花钱为在线红色量身定制在线综艺节目、在线戏剧和其他节目。这种在线节目的发展以及在节目背后传递在线红色的能力也是吸引中南文化产业基金初始投资的主要原因。

    除了中樱桃等老牌经纪孵化器的投资外,热媒、娱乐娱乐、上海梅湾、穆石天城等新一批网上红色经纪孵化器已经获得投资或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

    Net Red可以在一个大框架下通过该过程培养,但是每个Net Red都是一个独特的个体。如果净红色孵化做得好,它一定要精心培育。安辰向娱乐资本介绍说,对于互联网红色经纪孵化公司来说,拥有高质量的培训资源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一些公司与韩国培训公司签订了合同,具体说红网将被派往韩国进行培训,或者引进韩国的培训师,这在培训的早期阶段是一个很大的保证。”

    此外,投资机构也关注网红孵化器的变现能力。例如,公司是否可以根据自身网络红的特点来制作或选择适合自己的内容和平台。

    最近,NetRed孵化器也提议使用MCN模式复制NetRed。MCN主要针对视频领域。此外,它需要一个开放的、基础良好的平台生态循环。数据服务是MCN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目前在中国很难提供数据服务。因此,MCN模式并不是投资者考察互联网红色经纪孵化公司的焦点。

    [交通清算]影视节目的广告代言和知识产权实现尚未实现,主要取决于公司的自来水。

    目前,互联网红的现金实现方式有限,主要是通过电子商务和直播。其中,直播的实现主要取决于主持人的报酬和签约费。电子商务公司主要依靠商品销售。

    许多电子商务兑现公司称自己为“互联网红色孵化平台”。这些公司的主要业务模式是从网上红色经纪公司签约一些知名的网上红色公司,然后将这些网上红色公司与适合他们销售的商品进行匹配。最终商品收入分为三个账户:在线红色个人、电子商务公司和在线红色孵化公司。

    提到了在线红通道公司,但也有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不能四处走动。公司运营着一个以张大奕为核心的社交电子商务网站,注册了许多著名在线名人的商标和品牌。去年,该公司从君联资本获得了数千万轮融资。

    北极光风险投资公司的一位投资者表示,当他们投资电子商务时,他们主要关注的是他们背后的独立商品供应链,而不是通过淘宝或市场提货。从一开始,公司的团队就招募了设计师、董事会工程师、护卫等。建立一个由十几个人组成的小作坊来慢慢支持商店的生产。这保证了生产的稳定性。

    除了如涵等电子商务公司,苏特电子商务、请标等其他公司也采用了类似的运营模式,并获得了投资。

    与通过电子商务兑现的公司相比,实时兑现的方式更加多样化。例如,除了普通奖励之外,实时兑现还可以与电子商务、游戏和活动营销相结合。

    游戏组合的一个典型案例是吴胜创办的游戏直播公司疯狂的战争交易。在疯狂战争贸易的三大业务领域:锚电子商务代理、锚经纪人和游戏多式联运,吴胜也是自己公司签约的锚。他需要不断更新视频内容,他的淘宝店也由该公司经营。

    这种代理淘宝网店的服务是目前最重要的业务。一个受欢迎的主持人开自己的淘宝店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主持人很难专注于淘宝店的运营。毕竟,在如今天价的签约费下,做好现场视频内容是主持人应该关注的。这就是疯狂战争在线服务的价值。它为锚提供了全套的电子商务服务。锚只需要做一点简单的协调。

    上述经纬中国投资者认为,由于广告和影视不到位,投资机构在考察电子商务和直播公司时,主要着眼于自来水业绩和内部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

    [单一互联网红和科尔]

    除了产业链中的这三种类型的公司之外,并不排除单一互联网红引起对资本的兴趣。比如papi酱。

    事实上,在从real fund获得1200万英镑的投资后,papi sauce开始组建自己的团队,并推出了一个新平台papitube来吸引更多的内容和创意企业家。papi酱的内容创意和制作都以开源的形式公开共享,papi酱粉丝资源也将共享。

    看起来这是另一个类似于复制papi酱的过程。除了这个独特的案例之外,娱乐资本发现,一些垂直领域的KOL(意见领袖)也获得了投资。

    例如,《新车评论网》总编辑严彭宇。他是汽车圈的KOL,多年来,他以高质量的视频赢得了大量粉丝。此后,他建立了车迷社区电子商务平台 CARS。目前,该平台已收到来自

    “这是几个值得投资燕彭宇的原因。事实上,我已经联系了排名前50的微博用户中的一半。事实上,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赚了很多钱,但他们不值得投资,因为他们没有团队或者不能像每个汽车公司一样继续创造新的兑现渠道。”

    这实际上进一步证明,即使是单一的网红或KOL也需要一定的团队和公司运营模式来值得投资者关注。

    作者:高庆秀卢野

    编者:郑道森

    制图学:陈梦如、吴亚伦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工人新村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mumuumarket.com 技术支持:工人新村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