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王健林和马云又“打”起来了!马云还说:未来,30岁的人能改变世界
  • 发布时间:2020-01-06
  • www.mumuumarket.com
  • 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终于举行。这一次,习近平在开幕式上首次发表讲话《共担时代责任 共促全球发展》。

    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了全球化的好处和全球经济的矛盾。他还指出,要渡过难关,必须依靠“坚持创新”、“坚持协作联系”、“坚持与时俱进”、“坚持公平与宽容”的“四个坚持”。

    就在讲完这个故事后,中国最富有的两个人,王健林和马云,正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小声激动地大喊大叫。

    王健林和马云又“打架”了

    王健林和马云有着悠久的竞争历史。

    当初,王健林和马云赌了1亿元!双方一致认为,10年后,如果电子商务占据中国零售市场总量的50%,王健林将给予马云1亿元人民币,王健林则不给予1亿元人民币。

    然后,两人又开始在O2O产业中争斗,并进行了一场精彩的辩论!

    看着马云说:地上的企业不能像飞机一样飞向天空!王健林说:飞机从地面飞了起来,最后着陆了。

    王健林、腾讯和百度共同投资50亿元人民币建立“万达电子商务”O2O平台“樊菲网络”。

    但是马云认为O2O是一个错误的命题,他创立的公司是一个腐败的聚集团队和一群暴徒!

    王健林:马云,他输了!

    最近,万达正处于转型阶段。据王健林自己说,有两个原因:一是尽管房地产赚钱,但其现金流并不可持续和稳定。二是王健林发现,中国经济发展后,人们追求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健康和娱乐。

    然后,主持人问:“你会担心人们会在家看电影,电影行业也不再赚钱吗?”出乎意料的是,在回答这个问题时,王健林也“震惊”了马云:“事实上,我五年前就和马云先生就这个问题发生过争执!当时,他以为手机会取代电源,但事实上,中国电影院仍在快速增长,电影市场也在快速增长,过去五年平均增长超过30%。(马云错了,我是对的!)

    但是这个电影院不同于传统的电影院。目前,中国电影院都建在大型购物中心,没有单独的电影院。此外,中国电影院不仅仅放映电影。中国电影院在这方面仍然有很多经验。此外,中国的购物中心正在向娱乐和体验方向发展,购物的比例越来越低。因此,中国的购物中心现在有一个现象,就是向娱乐方向发展,所以电影收入增长很快。

    此外,王健林还展示了马云曾经称之为臭队的“樊菲网”的好成绩:

    除了房地产、娱乐业和体育,我们还建立了物联网,美国人称之为物联网。事实上,中国人不知道如何称呼它,有些人称之为O2O。这是一家连接实体业务、在线和离线相结合的公司。我们现在正在建立这样一家公司,一家大型网络公司(即樊菲网络)。

    在过去的一年里,超过8000万的会员和超过10万的商家增加了。这是惊人的,因为中国也很大,其增长率超过了我们的预期。此外,该公司去年的活动证明,它提高和促进了实体企业的业绩,这不同于所有其他网络公司。

    其他互联网公司如果发展良好,将会挤压这个行业。我们不会的。这家公司前景看好,明年可以盈利。我刚刚与高盛和许多其他人讨论过。我们公司还与谷歌和微软保持联系。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模型。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

    除了“展览”,王健林还说了很多关于他和万达的事情:

    我是一个商人,赚钱是最重要的!一些中国人批评我只关注票房,而不关注其他任何事情。但是如果我专注于别的事情,我就会赔钱,我的公司就一文不值了!我是一个商人,一个上市公司,赚钱是第一位的!

    将来,我们会考虑在中国建立一家连锁医院。

    马云:接下来的30年非常重要。

    30岁的人将成为世界的建设者。

    少于30人的小企业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In th

    In th

    马云说他和其他人一样,听到了很多,看到了很多关于他的消息。但进入后,我觉得他思想开放,愿意听我的意见。我对谈话的结果非常满意。他提出带我下楼。我认为他也应该对这次会议的结果感到非常高兴。

    在这次采访中,当被问及“阿里巴巴通过直接雇佣创造了100万个工作岗位吗?”马云回答说,“我以各种方式创造了100万个工作岗位,而不是通过阿里巴巴的员工。”

    与此同时,他还说战争中使用了大量的美国资金,这是非常不合适的,应该为人民投资!

    此外,其他国家没有抢走美国的工作。我们在过去20年里听到的是硅谷和华尔街,资本流向华尔街。然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损失19.2万亿美元。这是一笔巨款,掠夺了白领工人,摧毁了全球3400万个工作岗位。如果资金不流向华尔街,而是投资中西部并在那里发展工业,这将带来巨大的变化。不是其他国家抢走了美国的工作,而是美国没有合理地考虑和分配资金。

    回答了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的区别:

    事实上,许多西方人经常比较亚马逊和阿里巴巴,认为亚马逊是一个基于资产的商业模式,对于阿里巴巴的整个零售结构来说,它不想成为一个物流企业。

    在对话中,主持人问马云,“你认为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是对的吗?或者你作为阿里巴巴的首席执行官是对的?”

    马云的回答很平静:“我希望我们都是对的。世界上有各种不同的商业模式。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同的模式意味着不同的发展。亚马逊是他们独立的商业帝国,我们自己的企业价值观不是建立生态系统。我们的企业价值观是帮助他人实现他们的梦想。我们可以赋予他人权力。无论是我们的技术还是创新,我们都帮助中小企业进一步发展。我们不想成为微软或小发猫。我们想利用网络和技术的力量来帮助每个人致富。”

    还有一个一直被提及的“阿里巴巴的假货问题”:在过去几年里,阿里巴巴因为转移问题而在臭名昭著的市场名单上经历了一个“上市-移除-重新上市”的循环,每次上市都是对阿里巴巴的一大折磨。

    关于版权问题,马云说,“我们是一家大企业。作为如此大规模的企业,我们必须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们可以让我们自己的合作伙伴和中小型电子商务提供商有销售机会。这也意味着我们希望为他们创造550万亿美元的相关价值。在过去的17年里,我们一直在打击盗版,但是没有一系列有效的措施来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当我们发现一个人有知识产权和盗版问题时,我们的方法是解雇他。”

    与此同时,马云提到阿里巴巴官方网站上列出了30,700件假货,并告诉消费者不要购买。他还表示,阿里巴巴在打击假冒产品方面做出了一定贡献。“我们认为,反对假冒伪劣产品的战争也是反对人类贪婪本性的战争。我们阿里巴巴共有2000人,每年在假冒伪劣产品上的花费总计为1万亿元人民币。我们仍然对打击假冒伪劣产品非常满意。有些人可能会对我说,马云,你太棒了。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但是当有人来贬低我并告诉我我什么都不是时,我想反驳他说,“不,我确实做出了一系列贡献。”

    最后,马云还向在座的每一个人提出了最后一个建议:

    各国政府都需要关注:未来30年对世界来说非常重要。每一场技术革命都需要50年,前20年是技术公司的出现,后30年是技术的应用。所以让我们关注未来30年。在过去的20年里,易趣、亚马逊、脸书、阿里巴巴和谷歌相继出现.很好,但最重要的是让技术包容并改变世界。这是未来30年。

    让我们关注那些30岁的人,因为他们是互联网一代,他们将改变世界,成为世界的建设者。

    第三,让我们关注那些员工少于30人的小企业。30岁的人和30人的企业将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以下是马云演讲的全文,这段文字渐渐变得清晰起来:“索金:你刚刚参观了特朗普大厦,会见了即将上任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你能介绍一下这次会议吗?

    马云:这次会议很有成果,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

    索金:你的期望是什么?

    马云:和其他人一样,我听到了很多关于他的消息,也看到了很多关于他的消息。进来后,我觉得他思想开放,愿意听我的意见。我对谈话的结果非常满意。他提出带我下楼。我认为他也应该对这次会议的结果感到非常高兴。

    索金:你给他打电话了还是他给你打电话了?这次会议是如何召开的?

    马云:这也是我问自己的问题。一天,有人问我你是否想见见即将上任的总统。你是认真的吗?我还没准备好。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几天后,我又收到了几封。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封邮件,问了同样的问题。我想也许我应该谈谈。至少特朗普可能会对我说的话感到高兴,所以我去了。我们讨论了中小企业、农产品和中美贸易,特别是允许美国企业通过我们的网络向亚洲销售,这将为他们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索金:你答应在未来五年内在美国创造一百万个就业机会,而不是直接受雇于阿里巴巴?

    马云:我们没有雇佣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有45,000名员工。我们不能雇佣一百万人。我无法想象我们能管理一百万人。

    索金:你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如何评价特朗普此前关于中国操纵汇率的言论?你在会上谈过这个吗?

    马云:首先,美国的言论自由。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尊重并理解它。然而,我也有自己的观点。我们不会争论中美贸易并操纵它们。但是,我们已经达成了一些共识:中小企业,发展中西部地区,帮助当地农民和中小企业向中国出口。我们不会谈论美国就业机会流失到墨西哥、中国等地。我能分享我的观点吗?首先,30年前我大学毕业时,我们听说了美国将制造业工作外包给墨西哥、中国和印度的美丽战略。托马斯弗里德曼写了一本名为《世界是平的》的书。我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策略。美国表示,它只想控制知识产权、技术和品牌,同时将低层次的工作留给世界其他地区。这是一个伟大的策略。其次,美国的国际公司通过全球化已经赚了数百万美元。美国前100家公司令人惊叹。当我刚大学毕业时,我想买一台摩托罗拉BB机。价格是250美元。我的月薪只有10美元,而制造BB机的成本只有8美元。在过去的30年里,微软、思科和小发猫已经赚了数千万美元,超过了中国四大银行的总和,超过了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总和。在过去的30年里,它们的市值增长了100%以上。那么所有的钱都去哪里了?作为一名商人,我非常关心资产负债表和资金的来源和去向。在过去30年里,美国在13场战争中花费了14.2万亿美元。如果这些资金中的一部分被用来投资基础设施,帮助白领和蓝领工人,会怎么样?不管你的策略有多好,你都应该为人民投资。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哈佛,就像我一样,我们应该为那些没钱上学的人投资。此外,让我好奇的是,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听说美国有像福特和波音这样的大型制造企业,而我在过去20年里听到的都是硅谷和华尔街,资本流向华尔街。然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损失19.2万亿美元。这是一笔巨款,掠夺了白领工人,摧毁了全球3400万个工作岗位。如果资金不流向华尔街,而是投资中西部并在那里发展工业,这将带来巨大的变化。不是其他国家抢走了你的工作机会,而是你的策略,而是你没有理性思考和分配资金。这是我的意见。

    sorkin:现在我们看到了对重组全球化的强烈抵制。事实上,达沃斯的大多数讨论都围绕着这个话题。抵制发生在美国,但习近平主席昨天来到达沃斯。你也是其中之一

    sorkin:现在我们看到了对重组全球化的强烈抵制。事实上,达沃斯的大多数讨论都围绕着这个话题。抵制发生在美国,但习近平主席昨天来到达沃斯。你也是其中之一

    马云:全球化是一件好事。美国是一个发达国家,教我们如何实现全球化。我记得当我们在2001年左右加入世贸组织时,我们非常担心如果国际品牌和产品进入中国,会摧毁我们的产业,使我们失去工作?当时我们深信不疑,20年后你说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认为全球化是好的,但是全球化需要优化。这是当选总统特朗普希望解决的问题。我认为全球化应该是包容性的全球化。在过去30年里,全球化被60,000家大型企业所控制。一百年前,它被几个国王控制。我们能否在未来30年支持600万家企业跨国经营?如果我们能在未来30年支持2000万中小企业的跨境经营,又会怎样呢?我们认为全球化应该是包容性的。

    索金:你认为Xi主席提到的事情会发生吗?中国代表东方已经很多年了。现在,美国是否会继续代表所有人行事?

    马云:Xi主席昨天提到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糟糕的时候。这个世界需要一个新的领导人,但是新的领导人意味着共同努力。这是我的理解。新领导人不需要成为一个特定的人来教导每个人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但是世界需要团结。作为一名中国商人,我喜欢并为习主席昨天提到的感到骄傲。作为一名商人,我希望世界能够肩负起责任,共同合作。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也对他的承诺感到满意。昨天,他提到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中国领导人做出量化承诺。他说,未来五年我们的进口将达到8万亿美元。这让我很兴奋,因为中国正在从出口转向进口。如果能够达到一个特定的数据目标,这对中国和世界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索金:今天,中国将对全球化更感兴趣,因为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将继续支持中国向“发达国家”发展。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马云:首先,世贸组织的规则不是中国制定的,也不是为中国制定的。我想改变的是,过去世贸组织是为大企业设计的,只有大企业才能参与。中国也从开放中受益匪浅。我认为中国应该学习一件事。因为我们对世界开放,中国在过去得以发展。如果我们能继续开放…(但不是完全开放,例如,美国企业需要与当地企业合作才能进入中国?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中国也有它的问题。世界上有很多问题。当然,中国自身也有许多问题。中国应该开放和自信。昨天习主席的话让我非常有信心,他准备进一步向世界开放中国。这是我的建议。我们应该通过商业组织和谈判来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已经加入世贸组织十多年了。我认为,无论是作为一个企业、一个国家还是整个世界,都需要重新审视。我们能够停止的不仅仅是不平衡的事情。

    索金:你提出了eWTP,它到底是什么?

    马云:世贸组织很伟大,但它主要是为发达国家及其企业设计的。中小企业没有机会。我们希望建立eWTP,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支持年轻人和中小企业,他们可以通过手机和互联网在互联网上进行跨境交易。此外,世贸组织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组织。20国政府不可能在一件事上达成共识。我无法想象各方能达成共识。生意应该由商人决定。我认为eWTP应该是一个商人坐下来讨论、谈判并达成共识,然后得到政府支持的问题。

    索金:关于阿里巴巴和你自己的商业模式,我想大多数西方人可能不太明白。我能试着把你和亚马逊相提并论吗?这种比较可能会让你觉得不公平。然而,让我感到非常有趣的是,亚马逊所追求的,我觉得更像是一个重资产商业模式。他们购买飞机,并想拥有整个供应链。另一方面,阿里巴巴不想拥有仓库或物流公司。你觉得这个怎么样?杰弗里贝佐斯(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是对的,或者你是对的,或者你会在中间相遇?

    马云:我希望双方都是对的,因为世界上不仅只有一种商业模式。如果只有一种“正确”的商业模式,这个世界将会非常无聊。我们需要各种型号。为某个模型工作的人必须相信这个模型。我相信我所做的。至于与亚马逊的区别,亚马逊更像一个帝国,它自己控制着从购买到销售的所有链接;我们的哲学是建立一个生态系统。我们的理念是授权他人帮助他们销售和服务,确保他们比我们更强大,并确保我们的合作伙伴、10万个品牌和中小型企业能够凭借我们的技术和创新与微软和小发猫竞争。我们相信通过互联网技术,我们可以让每一个企业都成为亚马逊。去年,我们的GMV(商品交易额)超过5500亿美元。如果我们雇佣员工来负责这些商品的运输,我们将需要500万人。我们不能邀请500万人来运输我们平台上出售的货物。我们能采取的唯一办法是授权服务公司和物流公司,以确保它们能够高效运营、盈利和雇佣更多的人。

    索金:如果你没有供应链,你能保证高效率吗?亚马逊现在能够在几个小时内将货物送回家。

    马云:去年我们到达了中国125个城市的丹格里达。十年前,从北京到杭州的邮件花了八天时间。现在它可以在12小时内从北京运到内蒙古,从而提高物流效率。你不能指望有一天会有这样的进步。我们有足够的耐心。2016年,double 11在我们的平台上销售了价值170亿美元的商品,我们在3天内共交付了6亿个包裹。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是我们引以为豪的,不是我们赚了多少钱,而是我们有多少精力。我们可以使科学技术更加包容,每个小企业都可以使用它。这是我的梦想。1992年,我在中国成立了我的第一家公司,一家小公司。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申请从银行借5000美元,但还是失败了。做一个小企业真的很难。今天,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实现赋权。这就是我想做的。

    索金:对阿里巴巴的持续批评是侵权。知识产权在中国是一个大问题,但阿里巴巴是一个重要的批评对象。你认为阿里巴巴取得了什么进展,你认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还在质疑阿里巴巴吗?

    马云:首先,当你有这么大规模的生意时,你必须学会接受批评。你必须倾听,然后判断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第二,作为一个拥有1000万小企业容量的电子商务平台,我们将不会像亚马逊购买(Amazon Buy),尤其是在交易价值5500亿美元的商品方面。你不能全部检查。这是电子商务模式本身的一个问题。第三,在过去17年里,我们一直是防伪和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领导者。但我们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没有执法权力。我们发现有人卖假冒产品。我们可以把他从平台上带走,但不能逮捕他。去年,我们将400名假罪犯送进监狱,并清除了3.7亿件假冒产品。我们不仅是打击假冒商品的领导者。我们使用大数据来监控谁在购买、谁在制造、谁在销售以及地址在哪里。我们现在感到高兴的是,全世界,尤其是中国政府机构,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好消息是,今天你问这些“犯罪团伙”,这些伪造者和伪造者,他们说他们可以去任何平台,但现在他们不敢去淘宝天猫,因为我们的大数据技术可以找出他们是谁,他们的地址在哪里,并提交给警方抓获。

    索金:你以前说过假货的质量吗?

    马云:我说的假货质量不是表扬假货,而是说这么多年后,这些品牌商家一定要非常小心,因为假货质量大大提高了,这让人感觉很恐怖。这就是区别。当你找到伪造者时,有人说它是赝品。你去第三方确认它是否是赝品,有时赝品质量更好。另一件更可怕的事情是,一个品牌说你在卖假货。我们找了很长时间,想找到问题,但没找到。后来,我们从旗舰店卖了一件产品,送到商店检查。他们说那是假的。这很令人困惑。伪造是与人类贪婪的斗争。这一点都不容易,也不会结束,但我们必须继续战斗。我们每年投入2000名专职人员和10亿元打击假冒伪劣商品。两年内结束战争是不可能的。如果人们继续批评,重要的是我们对进步感到高兴。如果人们赞美我,说马云,你太棒了!我知道这不好。或者阿里巴巴很棒!我们并不伟大,我们只是一家有17年历史的公司。但是如果他们说你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打击伪造,不,我们正在做很多事情,但是你不必争辩,你只需要做你相信的事情。

    $page$

    索金:你谈到了大数据在伪造中的应用。另一方面,你也在信贷系统中使用大数据,这样那些无法获得贷款的人就可以获得贷款。当我们谈论芝麻信用时,如果有些人在交易市场上没有信用记录,我们如何判断谁可以得到贷款,谁不应该得到?

    马云:首先,在那之前,我们有一个系统教计算机如何识别支付宝上的假货和欺诈。我们已经做了十年了。现在人们称之为人工智能。我们是一家数据公司。八年前,我们对自己说,我们不可能成为电器制造商。我们想成为一家数据公司。我们有关于消费者、制造商、物流、交易等的数据。但是如何充分利用这些数据来造福社会呢?许多中国小企业都很好,有良好的信用,但是没有适合他们的信用体系。我们如何利用我们的数据创建一个每个人都能访问的信用系统?在过去的四年里,这种情况非常强烈。我们对所有使用我们服务的人都给予了信用评级。在过去五年里,我们发放了500万笔小企业贷款,即使它们只需要5000美元的贷款。决定是否贷款、给多少钱需要3分钟,到达账户需要1秒钟。没有人需要联系他们。我们称之为310。芝麻信用也可以作为爱情的资本。婆婆对她未来的女婿说,你想爱上我女儿。给我看看你的芝麻信用评分。如果人们想租车,他们也会被要求查看芝麻信用评分。如果他们不还钱,信用评分就会降低,他们可能无法租房。这是我们想要建立的系统。如果你买卖假货,芝麻信用也会得到反映。

    索金:最后一个问题,有很多关于你搬到好莱坞的猜测。年初,你和阿里巴巴的名字出现在几部大片中。阿里巴巴进军好莱坞的野心是什么?

    马云:每五年,我们都会回顾我们的战略,展望未来的30年或10年。所有战略问题都问自己一个问题,是否要解决社会问题?我们相信你解决的社会问题越多,你就会越成功。第二个问题,这个项目在十年内会成功吗?那我们就去做。你能在一个月或一年内成功吗?那就别这么做。一年零一个月怎么可能成功?五年前,我们就中国未来10年或20年最需要什么进行了一场大辩论。最终决定是幸福和健康,双h策略。好莱坞电影可以给人们带来幸福。现在没有人快乐,富人不快乐,穷人不快乐。至少看电影能让人开心。我认为我们应该和好莱坞合作。中国有许多英雄。中国英雄总是会死去。美国英雄永远不会死。如果所有的英雄都死了,谁想成为英雄?我想让我的英雄活下来。我们应该对此了解更多。目前,我们只做了两年零八年。我希望我的公司不仅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而且能给人们以启示。这部电影给了我很多灵感。我最喜欢的电影是《阿甘正传》。生活是艰难的,这是我从中学到的,我得到了很多启示。在过去的17年里,人们都说我疯了,很愚蠢。你疯了,做不可能的事情!你是个傻瓜,你怎么能这样做?亚马逊是这种模式,易趣是这种模式,阿里巴巴为什么是这种模式?我对自己说,阿甘说,继续工作,不要在意别人怎么想。阿甘还说没有人能赚钱。人们通过捕虾赚钱。因此,我们为小企业服务。

    观众:你如何保证你不会扰乱人们的生活,你有权力做决定,你不会控制整个信贷系统?

    马云:首先,我不确定。这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每天都是不确定的,唯一确定的是昨天。我不知道我会变得专制还是愚蠢,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应该在年轻的时候退休。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做慈善,想当老师,想做环保。世界如此美丽,为什么我总是想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我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享受我在这个世界的生活。我不想死在办公室,而是死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上。

    观众:你认为中国会打贸易战吗?如果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打贸易战,阿里巴巴会受到影响吗?

    马云:我认为中美之间不应该有贸易战。永远不应该有贸易战。我认为我们应该给特朗普政府一些时间。他是一个思想开放的人。他在听每个人的声音。我认为发动一场战争很容易,但是结束战争却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你认为伊朗战争,阿富汗战争,结束了吗?不。我相信一件事,当贸易停止时,世界将陷入困境。贸易使人们能够交流文化和价值观。如果中美达成协议,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将被摧毁。如果这能阻止贸易战,我也愿意摧毁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你怎么能想象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间会发生贸易战,这对世界来说是一场灾难?如果我们能停止战争,我们应该尽一切努力来阻止它。

    马云:我能说几句最后的话吗?我想向在座的各位提出最后一个建议。所有政府都需要注意。未来30年对世界将非常重要。每一场技术革命都需要50年,前20年是技术公司的出现,后30年是技术的应用。所以让我们关注未来30年。在过去的20年里,易趣、亚马逊、脸书、阿里巴巴和谷歌相继出现.很好,但最重要的是让技术包容并改变世界。这是未来30年。让我们关注那些30岁的人,因为他们是互联网一代,他们将改变世界,成为世界的建设者。第三,让我们关注那些员工可能少于30人的小企业。30岁的人和30人的企业将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索金:非常感谢,马先生。谢谢!(结束)

    日期归档

    工人新村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mumuumarket.com 技术支持:工人新村新闻网 | 网站地图